崇高,什么是崇高的主题?我非常地厌倦这些崇高的主题!古老、没有生命力的传说,我们为什么要不断的只去写有关神的传说? !
APH子博客:松枝Matsugae

陈列过去的光阴

松枝Matsugae:

看到“老相册”发起的活动有感而发。



我想起前段时间看过的一部名为《冰山的阴影》的纪录片。电影导演赫尔辛基从跳蚤市场购回一箱老照片,这些泛着灰白的照片记录了世界各地的美景,夜色斑斓的曼哈顿岛,中国万里长城,闻名于世的埃及金字塔和不那么出名的伊比利亚小巷。奇怪的花,山丘和陌生人。这些照片都出自一个芬兰人之手,他独自走过很多地方,四处旅行,给母亲和姐妹写信,一生未婚,最后于2001年去世。



这些照片就是他的一生。



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中说,摄影已沦为一种证明,照...

Save

松枝:

安德烈·波切利,天赐的嗓音。

科克瓦多,科克瓦多。星夜下,耶稣展开双臂,恋人彼此依偎。

噢,爱情。

巴迪欧说,由爱出发的行动里,我们才会表现出勇气,才能学会忠诚,在全球历史中找到北,找不到北,也能有毅力继续找,直到完成我们自己的贝克特式命运。

爱情是一次无用的冒险,一场荒谬的等待;但至少我们等了。

海峡:

马斯卡尼与《乡间骑士》间奏曲。

排除这只间奏曲本身的经典,我想它最广为人知,还是在各部著名电影中的身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教父3》《愤怒的公牛》。这张奥斯卡电影古典名曲选,间奏曲就是作为《愤怒的公牛》用曲被辑录进来。

由于这些电影,每当我听到这只间奏曲时,眼前总会浮现出一个垂垂老矣的身影,他蜷缩在躺椅里,背夹佝偻,眼神浑浊,脸上全是深刻的沟壑,他经历过辉煌,也品尝过辛酸。他看着前面,看着镜头外的我,一点点回忆自己的年轻气盛,那些疯狂的、肆意的,永不重来的时光。

一八六三年的冬季,马斯卡尼诞生于利伏诺。那是位于意大利托斯卡纳区的一个港口城市,往西走不远就能看到第勒尼...

In My Craft or Sullen Art

海峡:

In My Craft or Sullen Art

我的手艺或沉寂的艺术


In my craft or sullen art

我的手艺或沉寂的艺术

Exercised in the still night

操演在宁静的夜晚

When only the moon rages

此刻只有发怒的月亮

And the lovers lie abed

情人们躺在床上

With all their griefs in their arms,

满怀周身的忧伤,

I labour by singing light

我在吟唱的灯光下写作...

懦夫

海峡:

懦夫


“你只是在逃避。”

A发来这句话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只有六个字。黑体,不大也不小,正好合适的尺寸。合适聊天。短短的一行,印在雪白的屏幕上。悄没声息的。我盯着那行字,想起了房间墙壁的裂缝。也是细微的一道,爬在雪白的墙面上。就跟什么小动物的抓痕一样。我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床头的墙面整平光滑,没有;衣橱旁边也是,没有;电视机背后是七彩斑斓的墙纸。哪儿都找不到。也许不是这间屋子吧。我想。

我重新看向那行字。藏在液晶屏里的脸面无表情。应该是怎样的表情?我琢磨着,灌了口啤酒,再放回鼠标旁边。是一厅蓝带。锡罐,应该是。其实我不喜欢啤酒,那玩意喝不出什么滋味,一股难...

今天诗兴大发(并不是)

另存为。

海峡:

1、

阴天

乌云像棉絮

被风吹进呼吸道

喜欢的早餐店还在睡

下雨了

没带伞

“我只是空虚时代的无用诗人”


2、

今天的面

只有五片牛肉

比以前更薄

浸在冷汤里,就像

我被雨浇透的心

还是香菜味儿的


3、

车的尾灯亮起来

又熄灭了

星星在夜晚的雨水中

从天而降

就像爱和回忆


4、

时间在屏幕角落走过零点

眨眼

痛苦没有像困倦一样飞走

北岛曾经这样写道,

“想想爱情

你有如壮士

惊天动地之处

你对自己说

太冷”

是啊,

寒夜漫...

三行情书

另存为。

海峡:

说起大学时代

我总会想到那句话

“世均,我们回不去了。”

学科歧视与性别歧视,请停一停,OK?

这号也存一下。

海峡两岸:

点开话题,看见这个,令我不禁想起前段时间看到的微博上一个《星际穿越》名词解释,某小编把解释分为普通版和女生版,在女生版中对女性智商进行贬损嘲讽还不自知。

文科生看不懂的烧脑电影?

OK,那么问题来了。

请问文科生如何定义?

举个简单例子,地理科学,文科生or理科生?

我一朋友,高考理综,本科金融,研究生新闻,她该算文科还是理科?

我知道有人文与社会科学,不知道什么文科生。而且人这一生不断成长,汲取新的经验,知识结构一直在更新改变。难道在我朝逗比中学教育体系里学文或学理,就一辈子被打上“文科生”的标签了?

文科生就智商低,哦不,就...

【古剑二/无CP】无题

无题


李焱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站在太华山的雪地里,看见还是幼年的自己。身材五短的小孩子被厚而柔软的道袍包裹起来,趴在仙鹤怀里呼呼大睡,旁边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清瓷酒瓶,些许干枯的朱砂梅瓣从孩子宽大的袖袍里漏出来,落在皑皑白雪中。

“夷则。”

他听见自己轻声呼唤那个孩子。

小憩中的夏夷则惊醒过来,冷淡而腼腆地打量衣着华贵的李焱,有些厌恶地皱眉,问:“你是谁?”随后头也不回地起身跑远。

李焱愣了一下,喊着那个孩子的名字追了过去。繁复碍事的龙冠和龙袍滑落下来也不管。可是,那个孩子跑得太快了,他始终未能赶上。


我是谁?


梦醒后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奏...

【古剑二/初乐初】江湖篇3:狭路

*初乐/乐初无差

*借用剑三部分设定

*1&2请往前翻


狭路


乐无异和初七重逢于夏暮秋初时的南屏山道。


三年前,藏剑公子执轻重双剑孤身出战、以万夫莫匹之势横扫千军万马。江湖皆叹自古英雄出少年,令其名噪一时、煊赫天下。岂料一年后他却锋芒乍收、销声匿迹,宛如流星曳尾而过,天才终究凋零,泯然众人矣。武林上下对此缄口不言,似在默契地遵守着某些心照不宣的隐秘盟约。


蜿蜒如蛇的山道上,一队青衣蓝袂的人马疾驰而过,领头的是一锦衣青年、背负三尺青锋,身侧跟着肩披软甲的女将军。马蹄奔踏声中,青黄枯叶被飞扬的尘土卷起又再次飘落,轻盈地覆在泥泞坎坷的道路上...

1 / 3

© 专业课恨我 | Powered by LOFTER